如何用微信备份通讯录

2017-09-09 09:45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现在的手机也可能突然之间就出现问题了,如果此时你手机没有备份的话,那么实在是只有叹气的份了。所以,很多人都会备份自己的手机通讯录。而在各种手机通

  讯录备份选择中,微信手机通讯录备份功能无疑是很多人的选择,因为微信的方便……那么,现在就来看看微信怎么备份手机通讯录吧。天飞扩宇发布于2014-10-22 19:00评论争议这是个技术问题,如果你个人不会操作的话,一般可以这样处理。

  崇德七年(1642)三月:清军俘获明朝蓟辽总督洪承畴,皇太极大喜。洪承畴是明朝很有影响的封疆大员,收服他对于收揽汉族知识、明朝具有非常的意义。皇太极把洪押到盛京,派汉臣范文程等轮番劝说,洪承畴“延颈承刀。始终不屈”,为此皇太极颇费踌躇,食不甘味。孝庄看到这种状况,毛遂自荐,亲自去劝说。她扮作一个待女,身上藏了一壶人参汁,来到洪承畴的居处,温颜婉语,“以壶承其唇”,一口一口给他灌下人参汁,动之以情,喻之以理,经过数天的努力,终于洪承畴投到清军辕下。 此事件广为流传,后世也多有作品演绎,但详细记载并不建于正史,真实性学术界尚有争议。

  由于孝庄经常留意参与清廷的活动,她的素质和才能得到了,很快脱颖而出。当重大事变突然发生的时候,这种才能就明显地显示出来了。

  崇德八年夏,清军大战松锦告捷后,国势大张,气象日上。皇太极踌躇满志,正策划下一步战略,天不假年,八月九日在突发脑溢血,于清宁宫。帝王暴卒,向来容易引起。由于皇太极对皇位的继承问题没有留下遗嘱,在繁琐的丧仪背后,一场激烈的角逐正悄悄展开。

  努尔哈赤生前曾,他的继承人必须由满洲贵族公议,从八大议政贝勒中推选,八大贝勒“同心谋国”,其中以军功昭著的儿子代善、莽古尔泰、皇太极及侄子阿敏轮月执政,朝贺时兄弟四人并排南面坐——这是一种原始军事制的。皇太极继承汗位后,打破了这个框框,南面独坐,独操。唯其如此,的称号对于跻身于最高圈、很有可能得到它的人们来说,更加具有力。

  皇太极的长子肃亲王豪格,三十四岁,跟随父亲南征北战,拥有父亲亲将的两黄旗和伯父代善镶红旗、堂叔济尔哈朗镶蓝旗的和支持;

  努尔哈赤的十四子睿亲王多尔衮,三十二岁,雄才大略,曾西征河套察哈尔林丹汗残部,得元朝传国玺归献皇太极,迫降朝鲜,用兵把握分寸,颇合用武之道,很得皇太极倚重和信赖,继位的呼声很高,者有英亲王阿济格、豫郡王多铎和正、镶两白旗将领。正、镶两黄旗将领盟誓,宁可死作一处,要立皇子;而正、镶两白旗大臣不立豪格,他们跪劝多尔衮立即即位:“汝不即立,莫非畏两黄旗大臣乎?”“两黄旗大臣愿立皇子即位者,不过数人尔!我等亲戚咸愿王即大位也!”

  、游说、盟舍、劝进,频繁的活动,导致了双方严重的对立。八月十四日,皇太极死后第五天,崇政殿诸王大会,彼此终于摊牌了!

  这天大清早,两黄旗大臣盟誓大清门前,命令本旗巴牙喇(天子禁军)张弓戴甲,环立。会议开始之前,黄旗大臣悉尼就提出:“先帝有皇子在,必立其一。”会议一开始,年高辈尊的代善首先发言;“(豪格)帝之长子,当承大统。”豪格见气氛如此,料大位必囊中物,欲擒故纵,起身逊谢说:“福小德薄,非所堪当。”说完离开会场。豪格一谦让,阿济格、多铎乘机劝多尔衮即位,年老的代善不愿得罪锐气方刚的多尔衮,态度骑墙地说:“睿王若允,我国之福,否则当立皇子。”两黄旗大臣沉不住气了,佩剑而前,说:“吾等属食于帝,衣于帝,养育之恩与天同大,若不立帝之子,则宁死从帝于地下而已!”有人提出立代善,老不愿陷入旋涡,一说:“吾以帝兄,当时朝政,尚不预知,何可参于此议乎!”说完退场,阿济格也跟随而去。两黄旗大臣怒目相向,多铎默无一言,会议眼看陷于僵局。多尔衮发言:“王即让而去,无继统之意,当立帝之第三子。而年岁幼稚。八高(固)山军兵,否与右真王(济尔哈朗)分掌其半,左右辅政,年长之后,当即归政。”

  这是二个折中方案,皇子嗣位,两黄旗天子亲兵的地位保持不变。因此两黄旗大臣不再立豪格。转附多尔衮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缓和。祭祖祷天、集体盟誓,六岁的小娃娃福临被扶上了宝座、改元顺治。

  多尔衮对皇位早已垂涎,为什么关键时刻主动放弃?缺乏与豪格抗衡的力量?未必。或许是多尔衮从大局出发,为避免内乱而作退让。但促成这一举动的,还有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——孝庄的幕后活动。

  作为爱新觉罗家族的一员,孝庄无疑是明白内乱会造成什么危害的,一要使双方的对立缓和,只有异中求同,一使双方的要求都得到部分满足——既要满足两黄旗大臣立皇子的要求,又要使多尔衮的不致落空,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办法是扶立幼主;当时年纪幼小的皇子有四五个,谁来占踞天子宝座?孝庄施展手腕。笼络多尔衮,使多尔衮采纳了她的方案,把她儿子福临抱上了御座。

  孝庄如何笼络多尔衮?官修的史书实录没有留下任何记载,私家著述也没有留下更多的记录。有的研究者认为孝庄向多尔衮献出了自己。当然,这只是一种猜测。

  多尔衮对于皇位,实际上常向往的。由于他在诸王大会上首倡立福临,格局一成,便难以出尔反尔,前议了。虽然他高踞摄政王之位,掌握大清军政,一

  人之下,万人之上,但毕竟没有畅其所愿,还是一种缺憾,到后来,多尔衮的举动是十分胆大和僭越的:偷用御用器皿、私造龙袍、对镜自赏等等。当年妨碍他获得皇位的豪格,在顺治元年(1644年)就被,废为庶人,至死,豪格的福晋被他收系王府,纳为新人。与他同居辅政王之位的济尔哈朗,尽管一开始就很知趣地退避三舍,拱手将支出,但终因附依过豪格的前怨夙恨,于顺治四年( 1647年)被罢职,第二年又降为郡王。多尔衮命史官按帝王之制为他撰写起居注,并营建规模超逾帝王的府第。大军调度、罚赏黜涉,一出己意,关内关外,只知有睿王一人。实际上,多尔衮掌握了一切。孝庄在多尔衮的步步紧逼下,采取了隐忍、退让委曲求全的态度。她的方法是,不断给多尔衮戴高帽、加封号,不使多尔衮废帝自立。顺治元年十月,加封为叔父摄政王,旋又加封皇叔父摄政王。顺治四年,停止多尔衮御前跪拜。最后,大约在顺治四年年底,孝庄以太后的身份下嫁摄政王,福临称多尔衮为皇父,诸臣上疏称皇父摄政王。遇元旦或庆贺大礼,多尔衮与一起,接受文武百官跪拜。

  太后下嫁摄政王一事是否存在,史学界尚有争议。有的小说家试图从爱情角度解释这桩婚姻,这恐怕有点理想主义。多尔衮生活,拘豪格妻其妻,又擅娶朝鲜国王族女,一女不足其欲又娶一女,这是官书明载的事情。太后下嫁,迫于时势,有什么爱情可言,恐怕是大值推敲的。何况实际上,尽管孝庄退让一而再,再而三,最后屈身下嫁,多尔衮对皇位的觊觎丝毫没消退。有一次他还对人说:“若以我为君,以今上居储位,我何以有此病症!”福临即位后,诸臣多次提出给延师典学,多尔衮都置之不理,有意让福临荒于教育,做一个傻,致使福临十四岁亲政时,不识汉字,诸臣奏章,茫然不解。多尔衮对孝庄儿子如此,所谓“爱情”是很难令人信服的。

  “太后下嫁摄政王”问题,是清史研究中一大疑案,至今史学界尚有争议。在民间,这个说法流传甚广,但见诸文字者,是清末刊行的明朝遗臣张煌言《苍水诗集》,其中《建夷宫词》有一首影射太后下嫁,诗文是这样写的:

  慈宁宫是皇太后的居处,春官指礼部官员。这首诗的意思是说,慈宁宫里张灯结彩喜气洋洋。昨天礼部呈进了预先拟定的礼仪格式,因为正遇上太后结婚典礼。《苍水诗集)}一出,“太后下嫁”一事仿佛得到了。张煌言作诗时间大概是顺治六、七年间,当时清宫的太后有两位,一位是正宫孝端文皇后,当时年近五十,不可能嫁给三十多岁的多尔衮,另一位就是福临的母亲孝庄文皇后,她小于多尔衮两岁,因此诗中所指的太后下嫁,只能是孝庄。然而这毕竟还只是一种推测,因为诗歌吟咏,是不能作为史证的。清亡后,教育部清理礼部档案,发现存档的历科殿试策文中有“皇父摄政王”字样,与“皇上”同格抬写;后来清理大库红本(御批之件〕档案,发现顺治四年之后内外奏疏亦多称“皇父”,与蒋良骐《东华录》顺治五年诏封皇叔父为皇父摄政王、顺治八年追论多尔衮诏中“自称皇父摄政王”、“又亲到内院”等语正相照映,加上孝庄死后不与皇太极合葬,而是独葬关内,所以许多人认为,太后下嫁一事大致可作。

  著名清史学家孟森却不同意这一说法,认为张煌言对清廷怀有成见,其诗不能作为史实根据,帝后分葬在清代不乏其例。如真有其事,当时私人著述里应该有所反映,清末民初有大量的前清私家著述印行问世,除了张煌言的诗之外,没有什么可以印证“太后”下嫁摄政王的史料,因而下嫁,是“敌国”(指南明)之传闻而已。

  但也有人认为此事发生的可能性极大。朝鲜李朝实录中有一段文字涉及“皇父”,很可玩味:“顺治六年二月壬寅,上潮鲜国王)曰:‘清国咨文中有皇父摄政王之语,此何举措?’金自点曰:‘臣问于来使,则答曰今则去叔字,朝贺一事,与一体云。’郑太和曰:‘敕中虽无此语,似是已为太上矣!’上曰:‘然则二帝矣!’”清廷使臣答朝鲜官员金自点那句话,含糊其辞,闪闪烁烁,正可说明其中有难言之隐,朝鲜大臣郑太和已看出其中委曲,指出多尔衮已作了太上皇,那么实际上就是说多尔衮已经当了的父亲,这跟说太后下嫁摄政王是一个意思。

  多尔衮死时,追谥为“诚敬义”,用丧仪,神位附太庙(祭祖之地),这种待遇,除了本人,只有以旁支入继大统的的生父才配享用,如果作为皇叔或者辅政大臣,多尔衮是难以企及的,所以我们可以说,孝庄下嫁多尔衮是很有可能的。相信随着新史料的发现,这个历史疑案迟早会大白。

  顺治七年(1650)十二月,多尔衮出猎,死于喀喇城,被追尊为“诚敬义”,用丧仪。福临亲政,来到两月,即宣布多尔衮“谋篡大位”等种种,削爵毁墓并撤去太庙牌位,籍没家产,多尔衮的党羽也受到清洗。在“倒多”过程中,济尔哈朗取而代之,成为一个新的集中点。孝庄敏锐地发现了这一苗头,防微杜渐,让福临发布上谕,宣布一切章奏悉进亲览,不必启和硕郑亲王(济尔哈朗),消除了可能产生的隐患。年少的在太后的安排下理政、读书,地吸收汉文化,在大胆使用汉官、整顿吏治等方面,开创了清初新局面。

  斗争刚告一段落,孝庄又陷入家庭矛盾的旋流。如前所述,满蒙联姻,是清太祖努尔哈赤在位时定下的既定国策。大清帝国的建立,蒙古八旗也立下汗马之功,蒙古王公在清廷生活中,一直是一股倚为股肱的力量。为了确保这种关系代代相传,也为了保持自己家族的特殊地位,福临即位不久,孝庄就册立自己的侄女、蒙古科尔沁贝勒吴克善的女儿博尔济吉特氏为皇后,顺治亲政当年,就大礼成婚,正中宫之位。自古帝王婚姻,总是带有明显的色彩,人的喜好与感情则是次要的。而福临恰恰缺乏这种胸怀,他更多以自己的来对待这种关系。皇后博尔济吉特氏聪明、漂亮,但喜欢奢侈,而且爱嫉妒。本来,作为一个贵族出身的女子,这些并不是什么大毛病,但福临却不能,要求废后另立。这个未成年的性格十分执拗,尽管大臣们屡次谏阻,仍然己见,毫不退让。顺治十年(165)八月,孝庄见儿子实在没有回转余地,只好同意,皇后降为静妃,改居侧宫。为了消除这一举动可能带来的消极影响,孝庄又选择蒙古科尔沁多罗贝勒之女博尔济锦氏进宫为妃。但福临对这位蒙古包里出来的漂亮姑娘同样不感兴趣。

  董鄂氏被接入宫中皇贵妃在后宫的地位仅次于皇后,不过福临对董鄂氏的感情,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。他认为董鄂氏有德有才,正是理想的皇后人选,因此准备二次废后。假如福临再度废后,改立董鄂氏,蒙古女人失去中宫之位,势必影响满蒙关系,倾动大清帝国的立国之基,孝庄毫不犹豫地对儿子的举动进行了。结果,间出现隔阂,顺治甚至公然抠去太庙匾额上的蒙古文字,而那位生活在感情荒漠中的蒙古皇后,对于安排自己命运的同族婆婆并无丝毫感激,相反把不幸和怨恨,统统归集到太上,连太后病倒,也不去问候一声。对于这一切,孝庄都了。宽容理解是她的原则。这种微妙紧张的婆媳关系维持了五六年,幸而她有多年的经验和坚毅的性格,清帝国的基业才不致因后宫的倾动而发生。孝庄这种苦心,福临与皇后恐怕都不理解,倒是通达人情的董鄂氏能够体谅孝庄的苦衷,她主动周旋于皇后与之间,缓和调节双方矛盾,有时起到孝庄所难以达到的作用。唯其如此,孝庄有什么事总是找董鄂氏商量,有什么话总是找这个儿媳妇说,以至于到后来,婆婆对儿媳几乎到了不能离开的地步。

  顺治十四年(1657)十月,董鄂氏产下一子,四个月后不幸夭折,丧子的悲伤使她郁郁成疾,宫廷矛盾的重负使她原来有病的身体更加虚损羸弱。顺治十七年(1660)八月,董鄂氏病故。遭此打击,颓落,恹恹无生趣,未出半年,患天花而逝。

  福临死前留下遗嘱,八岁的皇三子玄烨入继皇统,改元康熙。为了避免摄政王的悲剧重演,有意撇开皇室亲王,安排了四位忠于皇室的满洲老臣索尼、遏必隆、苏克萨哈和鳌拜辅政。当时安徽有位叫周南的秀才千里迢迢赶到,请求皇太后垂帘听政,孝庄太皇太后了,因为清建国之初曾总结历史上外戚干政导致的教训,后妃不得临朝干政,孝庄太皇太后当时虽有足够的声望与资历临朝,但此例一开,将来或许贻息后代。因此她了大臣辅政的体制,把朝政托付给四大臣,自己则倾力调教小孙子,培养他安邦的才能,以便他亲政后能担当起统御庞大帝国的重任。没有想到顺治所择,口是心非的鳌拜很快出专戾的本性,欺年幼,广植党羽,,把揽朝政,俨然是摄政王再出。鳌拜出身戎伍,对于顺治朝吸收汉文化变更礼制的做法很不适应,一朝权在手,便把令来行,凡事都要循祖制、复旧章,并且公然打破顺治四年不再圈地的,借旗地交换之机,扩大圈地,使大批农民失所。鳌拜这种的行为,引起朝野上下的不满,但大部分人慑于鳌拜,不敢作声。辅政大臣中,索尼年老,遏必隆软弱,依附鳌拜,唯一敢于与鳌拜顶着干的苏克萨哈资历浅,一直处于受压地位。康熙(1667)六年,玄烨十四岁,按例亲政。但鳌拜不但没有,反而。苏克萨哈因为受鳌拜,乘亲政之机,上奏辞职。请求去守先帝陵寝,“俾如线余息,

  得以生全”。实际上是向鳌拜的。鳌拜也清楚苏克萨哈的用意,他和同党一起,苏哈萨克二十四条大罪,将苏,要处以极刑。苏克萨哈从里送出,获悉,不同意,鳌拜竟“攘臂帝前,强奏累日”,最后,将苏克萨哈处以绞刑,九族,家产没官。鳌拜的存在已成为权威的一个,但鳌拜羽翼已成,处置稍有不当,可能就会激成巨变。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?此时的孝庄对这些问题已有了相当经验。她悄悄关照性急的孙子,要他隐忍一切,同时不露痕迹地布置起来。也不知从哪一天开始,里出现了一批少年,专门练布库(满语:摔跤),说是喜欢这种布库戏。对于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来说,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,所以谁也没有多想什么。就在大家对宫廷布库戏习以为常的时候;康熙八年(1669)五月的一天,鳌拜进宫晋见,在两旁耍着玩的小孩突然一拥而上,七手八脚把他擒住了,等到鳌拜缓过神来,纵有过人膂力,都已无济于事了。落网,党羽流散,皇权的鳌拜集团,就这样未动一刀一枪,连根拔除了。夺回了。

  顺治临终时,原属意于次子福全,孝庄太后看中了玄烨,通过信赖的传教士汤若望说项,才改立玄烨,所以说玄烨是孝庄太后一手扶立的。 玄烨八岁即位,十岁时生母佟佳氏亡故,照看他的是祖母孝庄太皇太后,所以祖孙二人感情十分融洽。孝庄太后不但关心他的起居,而且对他的言语举动,都立下规矩,严格要求,稍有逾越,则严厉,不稍宽纵与假贷。在她的下。玄烨健康成长,一个未来杰出帝王的特质和寸具,在少年时代打下了根基。鳖拜集团铲除后,孝庄太后放手让玄烨理政,让他在实践中得到锻炼,又一再提醒他要谨慎用人、安勿忘危、勤修武备等。对于祖母的玄烨非常尊重,重大事情无一不先征求意见,然后施行。在他们的携手努力下,清王朝从稳定,经济从萧条繁荣,为平定三藩、统一和边疆用兵等大规模战争奠定了物质基础。清王朝在康熙朝形成第一个黄金时代,其中包含了孝庄太后的一份功劳和心血。

  孝庄太后生活俭朴,不事奢华,平定三藩时,把宫廷节省下的银两捐出犒赏出征士兵。每逢荒年歉岁,她总是把宫中积蓄拿出来赈济,全力配合、支持孙子的事业。她的表率行为,更使增加十二分。康熙二十一年(1682)春,出巡盛京,沿途几乎每天派人驰书问候起居,报告自己行踪,并且把自己在河里捕抓的鲢鱼、鲫鱼脂封,派人送京给老祖母尝鲜;二十二年(1683)秋,康熙陪祖母巡幸五台山,一到上坡地方,每每下轿,亲自为祖母扶辇。孝庄太后与这种亲密和谐的关系,反映了她的为人,与二百年后同样经历三朝、对中国产生重大影响的慈禧太后,是截然不同的。

  康熙二十六年(1687)十二月,孝庄太后病危,康熙昼夜不离左右,亲奉汤药,并亲自率领王公大臣步行到天坛,祈告,请求折损自己生命,增延祖母寿数。康熙在祝文时涕泪交颐,说:“忆自弱龄,早失估恃,趋承祖母膝下,三十余年,鞠养,以至有成。设无祖母太皇太后,断不能致有今日成立,同极之恩,毕生难报……若大算或穷,愿减臣龄,冀增太皇太后数年之寿。”然而自然规律是无法的,该月二十五日,孝庄走完了她的人生旅程,以七十五岁的高寿安然离开了。康熙给祖母上了的谥号—一孝庄仁宣诚宪恭懿翊天启圣文皇后,简称孝庄文皇后。根据她的遗愿,灵枢没有运往盛京与皇太极合葬,而是暂安在京东清东陵。

  据史载,孝庄太后之所以没有与皇太极合葬,是因为她病危时,曾对康熙说:“太文梓宫安奉已久,不可为我轻动,况我心恋汝皇父及汝,不忍远去,务于孝陵近地择吉安厝,则我心无憾矣!”孝庄死后,梓官(即棺材〕仅在宫中停放十七天,尊溢旋上旋停,在整个康熙朝一直没有启用;梓宫暂安(下葬前安放某处叫“暂安”)奉殿长达三十八年之久,直到雍正三年才匆匆动工营建陵寝(昭西陵),而陵工仓促,不到一年就草草修就。

  有的研究者认为,孝庄太后遗嘱中“不忍”,不过是一种托词,其实是因为下嫁和硕睿亲王多尔衮,无颜于下复见丈夫皇太极;也有人认为,遗嘱本身可能是一种宫廷精心设计的伪词,为下一步丧葬处置作铺垫,这里又涉及到“太后下嫁”问题,请参照前面对于太后下嫁的介绍 。

  青梅竹马是最有中国传统特色的感情戏,在电视剧和民间野史里,孝庄太后和睿亲王多尔衮也有这么一段情窦初开的关系:两人在同一府邸中长大,颇为投缘,又因孝庄太后出嫁,这段情愫才不得不暂且搁在一边……

  事实上,根据正史记载,孝庄乃蒙古族,在草原上长大,12岁时由兄长护送到盛京,嫁给皇太极。而多尔衮约从十五六岁开始,就为满清的江山四处征战,立下赫赫战功。虽然满清立国之初,汉化程度尚浅,但一个为深宫后妃,一个乃帐前骁将,相遇的可能性有多大,可想而知。

  这在历史上是一桩疑案。至今在清史学界也仍然是肯定者有之,持怀疑否定者亦有之。

  太后下嫁之说,最早引起史家关注的是明遗民张煌言的十首《建夷宫词》,其中有一首说:“上寿觞为合而尊,慈宁宫里烂盈门。春宫昨日新仪注,太礼恭逢太后婚”。张煌言此词写于顺治七年,以当时人记当,似有所据,慈宁宫是孝庄皇太后的寝宫,词中说慈宁宫中张灯结彩,喜气盈盈地举行婚礼,就是指孝庄太后下嫁多尔衮之事。主张太后下嫁说的还有其它一些论据:其一,多尔衮尊称为“皇父摄政王”;其二,据蒋良骐《东华录》记载,诏告多尔衮的中,不仅有自称“皇父摄政王”,还有“又亲到内院”,似乃暗指多尔衮太后与之为婚;其三,孝庄遗嘱康熙不要将其与皇太极合葬,是否因下嫁多尔衮而有难言之隐。

  但老一辈清史大家孟森先生早就撰有《太后下嫁考实》,针对太后下嫁说的各种根据,一一予以驳难。孟森认为张煌言是故明之臣,对清朝怀有,所作诗句难免有之词;再者顺治称多尔衮为“皇父摄政王”,寓有中国古代国君称老臣为“仲父”、“尚父”之意,周武王也称姜太公为尚父,不足为据,至于所谓到“内院”,疑多尔衮另有乱宫之举,不见得专指孝庄太后;再者孝庄不愿与皇太极合葬,乃因昭陵已葬有孝端皇后,且皇后不与夫君合葬,这在古代并不乏实例。

  不过,胡适先生读过孟森的《太后下嫁考实》后,曾致书诘难,认为孟文“未能完成释皇父之称的理由”,“终嫌皇父之称似不能视为仲父、尚父一例”。此后,仍不断有学者对“太后下嫁”之说,发表持各种看法,却也没有摆出更确凿的。

  孝庄的一生和三个帝皇联系在一起,这给编剧相当大的想像空间,结果,孝庄太后似乎就成了满清另一个垂帘听政的女主,一直处在和漩涡的中心。

  事实上,孝庄太后嫁给皇太极的时候才12岁,是蒙古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向满族人谋求利益的筹码之一,此后的年月一直住在宫中,期间搬了一次家,从盛京搬到了。在皇太极驾崩前,孝庄的活动很少,虽然她谥号孝庄文皇后,事实上她从未做过皇后,福临被立之前她是皇太极五位正妃中的最末一个,直到当上太后后,才有了接触的机会。而顺治康熙两帝在位期间,她更多的是辅佐而非主政。